月末江南

发布时间:20-06-30

晨曦的三坊七巷,青石砌成的路湿透了,昨晚的思┓想,呆在钢化玻璃里头,名曰:保护古迹,供人瞻仰与凭吊,街头巷尾的&l┏dquo;铜人&rd∟quo;,开始一天的忙碌。

有∑人去山里头做、∪在微信里面☼晒,肯定那山∏不是很高,我还能听到她的笑声,还有那座小亭简陋,有些年头了◥,来了江南的⊕几个朋友,在此躲雨。≈

你们开着白色的SuV走了,۞我却在Ц这里找$雨,在巷子的◈那一♯♮头,到⿷那头月末的江南☠,太熟了,♧不好忘记只能穿上Σ身子,不再流连,江南烟▽雨在白色的Ⅸsuv里。

未来,你不∞知道江∩南会变成什么样的∥じ,或闷死在S▋uV里,或发芽、或重生,或去寻找另▊一星球存活,无论如何,再次约上三五好友小聚江南,不止一次。

还曾记着自已是自由的风,狂乱◆,江南的牢狱坚固,墙上满是马蹄的足印,有嘶鸣声的愤怒、哀怨的眼神、眼$眶的烟雨,夜深了,三坊七巷的?“铜人&rdquλo;和我╜挥手告别』。

在汉字成々行落地那一刻,寻来的凡尘琐事,成就午后江南的烟雨朦胧,研一壶墨↖,不让新的江∴南,▪有一丝Ⅲ的伤感,一毫的别离,牛郎〗和织女筑好鹊桥,白素贞还在水漫金山,

——2019年03月31日Φ午后于福州动车南站∈

上一篇: 女孩的心理
下一篇: 流年,不染